二师兄玩车 力帆、比速、野马、猎豹和幻速汽车谁最可能被淘汰

发布日期:2019-08-04 09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66567公益高手贴“造车疯子”李书福曾说:“未来只有2-3家车企能够在激烈竞争中存活下来”。我们姑且不论这个数字是否正确,但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是,确实有一些车企走在了退出舞台的道路上了。

  2019年6月,狭义乘用车市场销量171万辆,同比下滑7.2%。2018年7月,狭义乘用车同比增速由正转负,已连续12个月负增长,并不断刷新着历史记录。这对部分“垂死挣扎”的车企,无疑是“雪上加霜”,破产重组、变卖资产已是必然选择,毕竟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2019年6月,销量不足100辆的企业有6家,不足500辆的有15家,不足1000辆的有20家,不足5000千辆的有20家,不足1万辆的有50家,多数为自主品牌车企(狭义乘用车市场有销量的企业仅为80家)。一个企业月销量竟然赶不上哈弗H6、思域一款车,这无不预示着,它们将最先被淘汰出局。

  力帆汽车成立于2003年,截止目前已形成了轿车、MPV和SUV完善的产品布局,作为优秀的民营企业,其海外出口能力更是被各大厂商津津乐道。2018年之前,可谓是力帆汽车发展的黄金时刻,年销量基本维持8万辆左右,2012年更是创造了15.6万辆的最好成绩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力帆汽车狭义乘用车销量1980辆,同比大幅下滑89.5%。力帆汽车销量大幅下滑,必然导致企业经营困难;叠加其在新能源市场投入,尤其经历2018年“骗补风波”,可谓是“雪上加霜”。力帆不得不变卖房产和售卖造车资质来获取正常经营。从长远看,力帆产品低端,性价比不高,很难在未来存量市场竞争中生存。

  比速汽车成立于2015年,截至目前仅有1款MPV和2款SUV共计3款产品,伴随国内汽车飞速发展期成立。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汽车品牌,比速秉承“精工造好车”,更是邀请大腕明星黄晓明代言。2017年,销量达到4.7万辆,对一个新品牌来说还不是不错的。

  2019年上半年,比速汽车狭义乘用车销量0.4万辆,同比大幅下滑80.2%,下滑幅度之大,完全在比速汽车意料之外。新品是刺激销量的有利法宝,然而比速汽车自2018年开始便没有新车上市,叠加其产品质量问题突出,比速汽车只能自食其果。另外,比速与幻速脱不了关系,当幻速资金链断裂的时候,比速当然不能“独善其身”。

  四川野马汽车成立于2011年,其前身为成都轻型汽车总厂、四川汽车工业集团。截至目前,四川野马产品仅覆盖MPV和SUV市场,虽然有野马T60、野马70和野马T80多款产品上市,但其产品力未能支撑其走量。2016年,野马汽车销量达到最高,为3.9万辆,不及同期哈弗H6单月销量。

  2019年上半年,野马汽车狭义乘用车销量0.4万辆,同比大幅下滑56.3%。在没有爆款产品支撑下,这种下滑完全可以理解,尤其在市场遇冷情况下,竞争力不强的企业必将被淘汰出局。2019年1月,老年代步车企业雷丁汽车正式收购野马汽车,标志着野马汽车衰落速度加快。

  猎豹汽车成立于2013年,其前身为人民解放军第7319部队,专攻SUV市场。截至目前,已上市猎豹CS9、猎豹CS10多款SUV产品,其中猎豹CS10在2017年销量超8万辆。猎豹汽车的发展,可以用“昙花一现”来形容,2017年猎豹销量达到12.3万辆,然后直线年上半年,猎豹汽车狭义乘用车销量1.7万辆,同比大幅下滑63.4%。猎豹产品布局低端,产品质量问题异常突出,作为核心产品的猎豹CS10发动机质量问题突出,被消费者广为诟病,其“军工基因”并未体现在产品上。伴随产品销量下滑,品牌知名度走低,叠加消费升级,猎豹汽车生存环境堪忧。

  幻速汽车(北汽银翔)成立于2011年,有北汽集团和重庆银翔集团实力派企业共同创立,旗下产品涵盖SUV和MPV细分市场。2013年,首款产品威望M20上市,幻速汽车便迅速打开市场。2016年,销量达到历史最高点,年销30万辆规模也让幻速尝到了成功的喜悦,然而好事将近也来的非常突然。

  2019年上半年,幻速汽车销量4.5万辆(官方纰漏数据,实际零售数据2万辆不到),同比大幅下滑58.5%。幻速汽车销量的暴跌早有苗头,2018年幻速汽车裁员、停工停产、供应商追债等系列事件爆发,叠加质量问题突出,直接将幻速推向没落的边缘,只不过有实力派企业做后盾,幻速的没落似乎有所减速。

  2019年6月,狭义乘用车乘用车市场已连续12个月负增长,未来有不断刷新历史的可能。车市疲软让我们看到了:铃木退出国内市场,福特销量断崖式下跌,力帆卖地得以喘息,野马变卖资质等,似乎事情总是朝着不好的方向发展。大浪淘沙已是必然,自主品牌首当其冲,力帆、比速、野马、捷豹和幻速汽车,或多或少受到新品供给不足、产品布局低端、质量问题突出等问题,变卖资产、破产重组已不能使它们在激烈的存量竞争市场得以“苟延残喘”,留给它们的时间,真的不多了。